8xyvg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展示-g3o5x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皇上虽勒令本侯不许在外欺负人,可没说别人招惹上门来,不许本侯打掉他的门牙。今日你若说不出一件比天还大的事,本侯让你这南人了解了解北人的脾气。”
前厅,贾蔷面色不善的盯着这位吴姓县令,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他两遍后,淡漠说道。
吴知县拱手沉声道:“宁侯,可听说过采生折割?”
贾蔷闻言骤然色变,皱眉道:“采生折割?你治下有人敢做此等恶事?”
他知道所谓的“采生折割”,实是人贩子中最歹毒凶恶的一种。
前世其实就见过……
以人为地手段,庖制出一些残废或者“怪物”,以此为幌子博取世人的同情,借此获得路人施舍大量的钱财。
大街上那些举着残肢,或者肢体扭曲的人,多由此种法子造成。
“采生折割”是有一套方法的,首先得找到“原料”、“生坯”。
一般说来,青壮年的男子不找,女子也不找,因为男子力大势猛,不易擒获,又不易驯养,而女子在当时是极少在街市上抛头露面的。
故而歹徒主要是针对老人和儿童。
“采生”时,往往利用种种骗术,像家里人突出恶疾,家中发生急事,或者用物品去引诱小孩。
一个行骗,几个人同时放风,得手后立即开溜。
“折割”的方式,则是千奇百怪,手法极其残忍。
这种丧尽天良的恶行,历朝历代抓住后都是凌迟大罪!
吴知县沉声道:“若是在下官治下,那下官就算舍去乌纱性命不要,也必要将恶贼碎尸万段!!只是,下官只是嘉定县令,不是苏州知府。”
贾蔷皱眉道:“这么说,是有人在这苏州府城内干这等恶毒勾当?”
吴知县大声道:“何止苏州府城?除却下官所任的嘉定县外,昆山、常熟、吴江三县俱有。另外,江南省其他各城,采生折割惨事,也绝不算新鲜!就下官派人暗中打探,运河之上专门负责组织此事者,至少有十八条大船!”
贾蔷脸上木然,道:“也就是说,至少有十八船孩子,被人以采生折割之法残害,以谋利?”
门口处,铁牛已经愤怒的破口大骂起来。
他当年和刘老实一家在码头上做事,三教九流甚么样的人没见过?
自然也见过,遭采生折割后的孩子,到底是个甚么模样。
那已经不算是人了……
当年还没太深的感觉,如今有了小石头后,铁牛对于这等残害孩子的行为,愤怒的发狂。
而且这一次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十八船!
不要小瞧这等勾当的暴利,前世地铁要饭的一个月能破万,那还多是正常人在要。
若是一个采生折割的“怪物”在地铁上讨钱,翻几番都有可能。
就算在别的地方,随便一个热闹街口,收入都不菲。
一个孩子一天哪怕只要上一两,一船就打五十个孩子算,一船五十两,十八船就是八百两。
种上一千亩地,一年都未必能赚八百两,而这还只是一天……
且一个孩子,一天乞讨的,未必只有一两……
然而这种暴利,是用无数孩子的命,是用他们的肢体,是用他们的血、眼睛和骨头、嗓子为代价赚来的。
能组织起这么大规模的采生折割,背后又怎简单得了?
当然不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就能阻挡得了的。
“吴大人可知道,背后到底是哪个在作死?干这种事,小打小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偷偷去做朝廷未必下死力气去抓,可这么大规模的乱搞,这不是自己把九族往铡刀口下送么?”
贾蔷很是好奇问道。
权贵赚钱的法子虽然不多,大都是搜刮压榨,但敢用这种法子的应该很少。
吴知县沉声道:“是漕帮!漕帮背后又站着河运总督衙门和运河沿岸各级衙门,各河营参将也让他们喂的饱饱的。且下官还知道,漕帮如今背后最大的靠山,就是宁侯你!”
“……”
贾蔷瞪大眼看着吴知县,楞了半晌才惊诧道:“我?!这不扯淡么?谁不知道我在掘漕帮的根?怎还成了漕帮的大靠山了?”
吴知县摇头道:“只下官就知道,贾家许多子弟入漕帮,成了总堂主、旗主、总旗主,甚至舵主。宁侯若不是漕帮的靠山,漕帮凭甚么给贾家那么多银子?”
贾蔷反应了稍许,才黑着脸震怒道:“你是说,金陵贾家?”
吴知县点头道:“正是!且不止金陵贾家,还有史家、王家和薛家,倚仗着宁侯在京里的权势,还有林相爷的清名,在江南横行无忌!林相爷在京每登高一步,宁侯在京中每大胜一回对手,威望增高一重,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气焰就更盛一筹。半山公任两江总督前,贾雨村任金陵知府时,四大家族就已经开始得势。半山公在时,他们还收敛一些。半山公走后,甄家又一倒,江南便成了四大家族的天下。各州府衙门碍于林相爷和宁侯的威名,敢怒不敢言!若非采生折割一案太伤天和,便是本官也不敢说甚么。宁侯……”
“好了好了,别说了!”
贾蔷脸色吓人,摆手打断了吴知县的话语,让吴知县面色一白,眼中激愤荡起。
继而就听贾蔷大骂道:“那群忘八,本以为分了宗,就划清界限了,没想到,作死到这个地步!还有漕帮……来人,去告诉漕帮丁皓,三日后本侯在金陵宁国府等他一个交代。三日后没交代,恶贯满盈之辈走脱一个,本侯拿他丁家父子的脑袋去顶!”
又转头看向吴知县道:“你可知苏州城内,眼下有没有现成的罪证?吴大人,此事本侯保证一查到底。不管是姓贾还是姓王、姓史、姓薛,凡是牵扯其中的,最轻也要打入诏狱,流放三千里!若是查出此案背后主使是他们,本侯诛他们满门!”
吴知县闻言,激动道:“有,有!就在阊门外十里街!”
……
“封姨,你先前说你家在哪里?”
贾蔷回到内宅后,见女孩子们都已经换好了儒裳,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兄台”“贤弟”的顽笑,他则问角落里站着的封氏。
封氏忙赔笑道:“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名叫葫芦庙。前些年起了场大火烧没了,不过听说后来又修复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贾蔷点点头,面色却微微有些迟疑。
黛玉本在旁边与探春说笑,余光却一直留意这边,瞧出贾蔷面色不对,就走过来问道:“怎么呢?”
无幽火界 长夜如哥
贾蔷轻声道:“有一桩大案子,歹人拐了别人家孩子,折磨的不成模样,就在十里街那边,我想着大家顺道一起过去瞧瞧,也算长长见识,又怕你们心里吃不住惨样,晚上做噩梦……”
黛玉闻言一惊,随即坚定的点头道:“去瞧瞧,也给小丫头子们提个醒。往后越来越淘气,早晚让花子拍了去。”
另有一重心思她没说出口,她也想让家里一些整日自叹命运凄苦之人,看看世间真正的疾苦。
放二年前,她绝不会这样想。
那会儿她觉着自己便是人间至苦者……
而正是因为跳出了这个内心自苦的牢笼,黛玉才觉得,更应该让家里人多看看人间疾苦。
将她们的心思从孤冷黑暗中开拓出来,往后家里才会更好。
贾蔷笑道:“好,既然当家的下了决定,那就都去!”
“呸!”
“一会儿去香菱故居瞧瞧,晚上乘船去寒山寺!”
见女孩子们都围了过来,贾蔷宣告道。
探春、湘云、宝琴、可卿等读过书的女孩子们闻言,登时雀跃欢呼起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千古风流之诗《枫桥夜泊》中的枫桥,便在阊门外……
……
苏州城,阊门。
十里街。
“梅花糕,梅花糕,甜而不腻的梅花糕!”
“太史饼,太史饼,司马公的太史饼喽!”
“大麻糕,大麻糕,长乐社的大麻糕!”
苏州府不愧为天下第一流的红尘繁胜地,贾家的马车队伍平均每走五十步,多半会停下来,婆子们下去大买特买一番,送给马车上的吃货们。
贾蔷骑马在外,都能感受到马车内的喜悦和快乐。
不过他心里也有些犯愁,往后她们还能在园子里待得住么……
贾家这做派,让在前面带路的嘉定县令吴伟心里颇有些不安。
怪道官场上传闻,这位在御前红到发紫,圣眷几与皇子平齐的少年得志权贵,和那位五皇子王爷都属荒唐不靠谱之人。
方才在前厅看着还大义凛然,威怒惊人。
这才多大点功夫,好似就把正经事给忘了……
一路走走停停,好在终于将车里人都喂饱了,队伍速度终于恢复,一路行至十里街,终于到了目的地……
一阵阵惊叹声、喝彩声,一浪比一浪高,甚至还夹杂着妇人的惊笑声。
这热闹惹得停下来的马车内的人纷纷惊讶,悄悄将车窗打开一条缝,看向外面。
此时贾蔷亲兵已经将围观人群驱散开一面,招来不少暗骂。
贾蔷骑马上前,就见一江湖手艺人,打扮跟乞丐似的,手里牵着一狗绳,下系一条黑狗。
全身黑毛,只是四只狗爪有些长,这倒也罢了,这条黑狗,却长了一张孩子的脸……
……
PS:今晚还一更!我风吹凉说到做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