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069 京都大學大將,談洲樓博司看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回到选手席,跟马上要出战的次锋击掌,然后他发现自己要看对方裙板上的姓才知道对方姓啥。
次锋露出豁达的笑容:“虽然桐生君你不记得我名字了,但我依然会为你拖延足够的时间的。”
老实说和马还挺感动的。
然后……
“二本直落,京都大学胜!”
次锋的学长只拖延了五分钟多一点,而且这五分钟里真正比赛的时间也就一分钟多点。
回到选手席的学长一脸菜色:“所谓成长,就是认识到自己能力边界的过程。”
和马总觉得这学长要放弃剑道了。
保奈美承担起经理人的职责,把毛巾和水递给了学长。
精品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69 京都大學大將,談洲樓博司讀書
中坚是花城学长,他踌躇志满的站起来,对和马竖起大拇指:“放心,我会给你拖够时间的。”
和马:“哦,谢谢啊。”
片刻之后。
“二本直落!京都大学胜!”
花城前辈一脸不愿意相信的表情回到选手席:“我都摆出‘防三所’的姿势了,怎么还是那么快落败?”
防三所就是之前和马对阵京都大学中坚时,对方摆出的姿势的“学名”。
花城前辈继续念叨:“和马应对起来都很棘手的架势,我怎么会这么快落败呢?”
和马:“那位裁判不太喜欢这个架势,你看他那么偏向京都大学,在对方中坚摆出防三所的架势后,也开始偏向我了。”
花城前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唉,抱歉啊,只为你拖延了十多分钟。”
话音未落美加子就嚷嚷起来:“什么十多分钟啊,五分钟才!”
“诶?只是五分钟吗?我感觉我已经拖延了很久了啊?”花城前辈大惊。
“你那是自我感觉良好啦。”美加子说。
花城前辈也是桐生道场的住户,美加子和他混得也挺熟了,美加子就是这样,熟络起来之后就开始没心没肺,说话完全没顾虑。
然后是副将战,东京大学的副将学长站起来就开始磨洋工,意图十分的明显。
因为太过明显了,主裁判开口提醒道:“消极比赛可是会直接被取消资格的哦。你再磨蹭我就要这样判你了。”
那学长这才快步赶到起始线,戴好头盔做好准备。
“二本直落,京都大学胜!”
副将念着“人间五十年”回到了选手席。
和马:“你应该在出去打之前念这个,也许能多拖延一会儿。”
“就连桐生君你也不指望我能赢了吗?”副将一脸悲怆的说。
和马:“这个嘛……实力差距在这里对吧。”
现在观战的人都看得出来,京都大学的大将实力超群。而和马眼中更直观,談洲楼博司有专属词条,剑道等级也高达23级,是毫无疑问的强敌。
户田学长站起来:“该我了。为了能挺起胸膛和甘中站在一起,我今天死也要给你拖出十分钟。”
和马看他气势十足,便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我去了。”户田学长戴上头盔,走路带风的走向比赛的起始线。
说实话这个场景还挺帅的,有点JOJO奇妙冒险第三部,承太郎向DIO走去的派头了。
然后……
“二本直落!京都大学胜!”
和马扶额。
户田学长哭丧着脸回来了:“怎么办,我和甘中的未来碎了……”
“你原本也打算暂时不要去打扰她的不是吗?这样你就有个很好的借口了啊,玉龙旗败得太惨,要闭关修炼。”和马安抚道。
户田学长点点头,然后哼着组合辉夜姬的名曲《神田川》,失魂落魄的走向自己的位置。
《神田川》这歌,就是描写大学生情侣的,讲两人互相偎依,又恐惧着未来可能到来的别离。
然后歌曲的发生地又是神田川,户田学长和甘中美羽学姐都租住在神田川。
这个时候户田学长哼这歌,就“有内味了”。
和马的三个徒弟则一起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美加子:“暂时不打扰甘中学姐是什么鬼?你给户田前辈灌了什么迷魂汤?”
和马:“没啥啦,只是人生相谈罢了。”
“这样其实有助于他们理清楚互相两人之间的关系。”玉藻看了眼户田学长的背影,然后拍了拍和马的肩膀,“该你了。”
说完他和保奈美一起把坐在选手席的和马扶起来。
这个扶起的动作一下子让和马精神百倍。
玉藻直接动手整理好和马刚刚因为用矿泉水冲脸而乱掉的头发,保奈美则拿起和马的面罩,帮他戴上。
保奈美系面罩后颈的带子的当儿,美加子又抄起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军扇,开始“跳大神”:“GOGO葛饰的迅雷!FLASH!”
和马:“你别再喊我葛饰的迅雷了!我都快给你尬死了!”
和马说这话的时候,保奈美和玉藻都露出了笑容。
美加子:“你不喜欢?我给你换一个!我想想,柴又的疾风如何?”
“也不好,别给我起绰号了!”
“为啥啊,多帅啊!”
和马摇摇头,看来是没有办法阻止美加子给自己起怪名字了。
大步走进赛场。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响起一片掌声。
和马好奇扫了眼观战者。
談洲楼博司开口道:“你用你的战斗,赢得了观战者的尊重,葛饰的迅雷。”
你也来啊?
“别那样叫我。”
“为什么,这不是挺好的吗,搞笑的效果一流。”談洲楼博司说着弯起嘴角。
不愧是关西人,时刻不忘搞笑。
说话间京都大学剑道部的经理鬼庭小姐帮談洲楼博司戴上了头盔,然后仔细的把头盔的带子系好。
和马看着鬼庭小姐,忽然说:“我和令尊有过些许的交集,鬼庭小姐。”
鬼庭小姐只是对和马莞尔一笑,麻利的弯腰把放在脚边的各种用具收拾进小提箱,拎着走了。
柔顺的长发披风一样挂下,随着她的步伐左右摇晃。
和马还在看人家的长发,談洲楼博司发话了:“你就别想了,她已经和京都府警的青年才俊订婚了。顺便,你身后那个身材超好、发型时髦的妹妹脸上已经透出杀气了。”
身材超好,发型时髦?这说的是保奈美了。她现在的发型就跟着最新流行走。
美加子虽然有个很前卫的红色挑染,但发型本身很朴素,很邻家女孩。
和马:“不怕告诉你,我身后那位身材超好发型时髦的妹妹,就是我从她订婚宴上抢回来的。”
这是真的。
談洲楼博司却哈哈大笑:“你以为我会信吗?真相八成是南条财团看中你了,打算让你入赘继承财团。所谓抢婚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和马心想你不信拉倒。
这时候裁判下达了“礼”的口令,于是他走上前,和談洲楼博司互相行礼。
談洲楼博司继续说:“说实话,我很尊敬你。毕竟我也是警官世家的的长子,今后也要进入京都府警继承老爹的衣钵。作为一个未来的刑警,我很敬佩你的所作所为。”
“那今天高抬贵手让我赢一把如何?”和马反问。
“那恐怕不行呢。我会成为比你更加优秀的刑警,为了做到这一点,今天我必须击败你。”
和马:“切磋而已,我们可以一起提高,共同进步嘛,不用弄得这么……”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9 京都大學大將,談洲樓博司看書
“京都大学剑道社,大将!”对手高声怒吼打断了和马的话。
“示现流,談洲楼博司
“见参!”
没错,眼前这货是货真价实的示现流23级。
对方喊的时候,和马就严阵以待了。
要来了,要来了!
談洲楼博司:“wrrrryyyyyyy!”
我就知道!
整个京都大学剑道部,都是你带歪的吧?
伴随着怪叫,談洲楼博司踏步向前,高举的双手向下猛劈。
示现流的上段,没有任何花哨技法,就是势大力沉速度快。
在明治维新之前,大家还用刀剑打斗的时代,示现流经常从正面斩断对手格挡的刀,在敌人脑门上开一个槽。
当然示现流这么干自己的刀也不好受,特别费刀。
但是这个时空跟上个时空不同,这个时空是有那种不会卷的名刀的。
和马家里那两把,挡完子弹都不带卷刃的。
所以名刀加示现流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现在,談洲楼博司就用示现流的标志性上段大劈打了过来。
和马对示现流威力到底有多强还是有点好奇的,所以他鬼使神差的选择接这一刀。
结果竹刀碰撞的刹那,和马清楚的看见双方的竹刀都大幅度的弯曲,本来被紧密的捆在一起的竹丝在弯曲的过程中露出了肉眼可见的缝……
不但如此,还有细细的碎屑被迸出来,飞散在空中。
捆竹刀的绳子也变形了——
和马十分的确定,这要不是竹刀,自己虎口肯定已经青了。
力气太大了!
本来对方块头就大,人也壮实,天生力气大,用的还是示现流……
和马的潜意识在嚎叫:“不能再接他的上段了!”
对方打完这一剑之后没有立刻追加攻击。
这也是示现流特点,因为追求那一刀的势大力沉,这个流派不怎么追求连打。
談洲楼博司恢复了架势,双手依然高举过头顶。
剑道术语这叫“残心”,实际上就是说打完一剑之后快速恢复架势使得自己有一定能力应对敌人的反击。
判罚严格的竞技剑道裁判,对残心也是有要求的。
对方维持着上段架势,看着和马。
上段架势虽然也是个不便于防守的架势,但是对方如果上段下劈威力很大速度很快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个。
只要和马进攻,对方就会上段下劈,就变成拼速度的事情了。
談洲楼博司显然不觉得自己的上段下劈会比任何人慢。
和马也不觉得自己能比他快。
除非牙突。
所以和马也摆出了牙突的起始姿势。
談洲楼博司哈哈大笑:“早就听说桐生君你的突刺能力冠绝东日本,今天终于能实际见识下了!”
不不,冠绝东日本什么的,我还不敢这么说啦。
东日本的平中实就可以躲这招牙突。
談洲楼博司:“来吧!看看你的牙突快,还是我的下劈快!”
和马:“正合我意!”
对方的已经自报家门,自己不报家门,不符合剑士对剑士的礼节。
于是和马朗声道:“天然理心流师范,桐生……”
“葛饰的迅雷!”美加子的喊声盖过了和马,“见参!”
你妹啊!
你赔我剑士对决的肃杀之气啊!
和马把对美加子的怨念之情,灌注进了竹刀,向前突刺。
对手也同时怪叫起来:“wrrrryyyy!”
高举的竹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劈了下来!
和马:“太天真了!”
他猛的侧滑步。
如果是用自己的外挂发动的技能,那就是真的拼速度了。
但和马并没有用外挂,他故意做错了一个动作细节,让技能没有发动,所以中途可以变招。
他把冲刺变成了侧滑步,进击的路线也从直线变成了弧线——
当然路线变长了,跑的时间也会相应变长,作为应对,和马压低身形,以近乎贴地的姿态狂奔。
明明绕远了不少,抵达的时间却没有变化!
刺出的竹刀被和马改成了横打!
談洲楼博司的应对是原地转身。
示现流的下劈讲究全身一齐动作,每一块肌肉都为了增加下劈力度服务,并不是像很多人以为的仅仅是双臂出力。
所以转身的动作让他的下劈速度减慢了一点点。
和马的刀砍在胴甲侧面的时候,他的刀才落下。
——得手了!
和马大喜!
但是裁判却举起了“攻击无效”的旗子。
美加子的声音立刻钻进和马耳朵:“为什么啊?”
主裁判朗声道:“双方的架势都无法恢复,没有残心。攻击无效!”
其实和马这时候全靠一只手撑地才没有倒地,这时候只能无奈的站起来。
裁判给的理由还挺充分的,虽然很多时候是否计较残心关键看裁判,但裁判要计较的时候,那就得计较。
談洲楼博司面罩格子后面的表情很不满:“为什么不直接来?你不搞这个变招,肯定是有残心能力的。”
和马:“我喜欢用更稳妥的办法获胜。”
談洲楼博司哼了一声:“武者应该活得简单一点。桐生和马,看来你我的武道,分歧不小啊。”
和马:“是吗?”
談洲楼博司后退到起始线:“你有什么变招尽管放马过来吧,我就用这一招来应对。让我来纠正你的武道!”
他又摆出了上段的架势,站在那里,散发出仿佛不动明王的凛冽气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