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二章 新時代(五)讀書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教堂与蜂蜜领的主城安托罗斯同名,意为“反角”。它的内部构造没辜负这个名字。尤利尔追逐林德·普纳巴格冲出神术基盘的安置厅后,就撞上了两条怪异的弯曲通道。我不能浪费时间,但就算灵视也得花掉一秒钟。在他身后,约克和多尔顿正按计划拦截神职者,只是他们的计划中绝没有审判者头领的出现。
学徒边想边发动『灵视』。
他迅速找回了方向,借助阴影提高速度。当巫师忙着推门的时候,尤利尔已追到他身后。浮雕的影子投射在穹顶,延伸出蛛网般的脉络,提供给他攀登的绳索。没有正面对决,没有大张声势,符文之剑自上而下斩落。刀刃加身的前一秒,林德瞪大眼睛,屏住呼吸,他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紧密、坚硬。
黄金之剑遭到一瞬间的阻滞,最终只划破了巫师的长袍。林德·普纳巴格狼狈的一跤跌进大门内,顺势逃出阴影的笼罩。
“快住手!”他咆哮,“你失去理智了吗,尤利尔?我们本可以商量。现在没有其他人了。”
我真是重新认识了这家伙。学徒眨眨眼睛。“商量?”
“是的,除了用刀剑,有太多方法可以解决问题。我们曾是战友,不管你怎么否认,这是事实。听好了,尤利尔,我不想当你的对手,这对我根本没益处——对你也没有。掺和教会的破事不是我的本意,你清楚,有时候我们不止代表自己。”
爱不释手的小說 浮雲列車 起點-第六百四十二章 新時代(五)
“老实说,我也没想过在这儿碰上你,林德。”尤利尔坦白,“学派和教会站在一起了?你们放弃了真理?”
“盖亚就是真理。”
“但巫师不是修士。”
“就是这样,我们各干各的,互不干扰。”巫师爬起来,他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堂中回荡。这里空无一人,尤利尔注意到,连灯光都没有。一排排座椅安设在吊顶下,被金线缝制的长地毯分隔两块,无数银百合簇拥在长毯尽头。由于没人会在这时候来聆听布道,自然,盖亚的仆人不在那里。“学派给予教会充分的自主权,这酿成了苦果。事实证明,狂热的宗教分子远比顽固不化的异教徒棘手。他们必须受到惩处,而我来保证惩处的执行。”
“撒谎。你是教会夜莺和审判者配合的关键,你要接过佩顿主教的未竟的任务。够了,普纳巴格,我们没什么好商量的。教皇在哪儿?”林德逃得还不够远,但他确实没打算再动手。尤利尔的符文之剑迅速伸长,抵在他喉头。
“你真要见他?好吧,这是你要求的。”林德盯着学徒,缓慢地将脸转向宣讲台。
“你真是你导师的学徒。”一个陌生的嗓音说,“尤利尔。”
这不可能。他心想,我在『灵视』中目睹过门后的景象。这里空无一人,而林德不肯说出教皇的下落。神术和巫术在地毯上空碰撞,吊顶摇摇欲坠、忽明忽暗,被气流来回推扯。林德·普纳巴格是个难对付的家伙,为了节省时间,他以偷袭缩短了整个过程……
……但眼下却出了意外。
某人坐在最近的椅子上,正扭头来打量他们。此人毫无疑问是个巫师。尽管他形容局促,动作又快又轻,简直比特多纳拉杜更像夜莺。他的目光仿佛老友重逢,充满惊喜和雀跃。可学徒敢向诸神保证,自己从未见过他。
“你的魔法从何而来,尤利尔?我指的是那些影子。”
“你是谁?”学徒在震惊之下质问。
“哈!你正要从可怜的林德口中逼问我的去向呢。”陌生的巫师晃了晃脑袋,把腿搁在扶手上。“本人乃是盖亚的仆人,祂在诺克斯的圣所代理人。但这些稍后再谈,你得先回答问题。”
“你不是教皇。”尤利尔皱眉。
空气忽然变得沉重。林德·普纳巴格无声地后退一步,神情如见魔鬼。学徒也不禁提起心。他感觉手心里窜出一阵寒意,顿时意识到是指环索伦正在他皮肤上凝结冰霜。
『‘纹身’吉祖克阁下』它写道。
我真是撞了大运。“那些是职业魔法的延伸,阁下。”尤利尔立即回答。他不得不收回符文之剑,在法则巫师眼皮底下,挟持人质还是作势抵抗都没意义。
“很好,你认得我,这对我们的交流有帮助。”吉祖克越过椅子——依靠他搭在扶手上的两条腿。学徒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你的职业又从何而来?”
“克洛伊塔。阁下。这很明显。”
“我猜你肯定一头雾水。弄不清自己站在这儿的原因。”
尤利尔不喜欢这样跳跃式的交流方式,但“纹身”说得没错。不管怎么说,在安托罗斯大教堂撞见一位学派的法则巫师都是最糟糕的情况,他可没有反驳的份。说到底,学派巫师为什么会在教堂?他觉得自己实在欠考虑。
答案似乎很清晰。林德指称吉祖克是盖亚教皇。“我正要请教,阁下。”
“我们的对话应该更坦诚。”
是吗?你在我这里得不到一句实话。“我也希望,阁下。”
“你的想法与所说不同,尤利尔。”法则巫师似乎一下看穿了他。“这么说吧,你对我的了解仅限于纸面?高塔对我的评价比圣城更高吗?”
不知怎的,尤利尔从这句话中体会到了别样的意味,这使他打消了用灵视窥视对话内容的念头。这时索伦告诉他,“纹身”吉祖克擅长使用读心术。它说得太晚。
“占星师们并未夸大其词。”
尤利尔吃了一惊。他一动也不敢动。“纹身”十分危险,与他所见过的所有空境都不同……
“你见过的空境还真不少,尤利尔。几乎没人能有你的经历。”
……见鬼,还是别想下去。说点什么。“命运指引着我,阁下。”
没想到,吉祖克附和了:“奥托无所不知,命运让你来到这里。”他突然窃窃地笑起来,尤利尔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哎呀,我一清二楚。你来得正好。”他拉长音调,在结尾猛又变了脸。“祂的旨意有时并非通过先知传递给世人。你有特别的天赋,尤利尔。”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愛下-第六百四十二章 新時代(五)熱推
“这是……我的秘密……你都知道了,阁下。”尤利尔硬生生的将想法变成词句说出口,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抗读心术。此时此刻,依靠对话的本能或许更好。我非得让自己分神不可。
“分心二用需要锻炼,尤利尔。我们大可以坦率一些,这样轻松的聊天是我梦寐以求的。毕竟,大多数人的思考都很无趣,没什么窥视的价值。我知道你的目的,我了解你的遭遇。”吉祖克的微笑令人恐惧。“何必抗拒诚实?你是盖亚的信徒。”
“那你呢,阁下?”学徒脱口而出。
“我当然也是盖亚信徒喽。”他轻飘飘地说。
“万一我的盖亚不是教会的盖亚,阁下,这会对我们的坦诚交流造成困扰吗?”
“不会。我相信每个神,尤利尔,在我这里,你永远不是异教徒。信仰不过是纹身,你明白么?祂们只是真理的一部分。好了,我不关心你对盖亚教会的想法。”吉祖克冷淡地说,“学派随时可以找到新教代替他们,水银教会怎样?或者你创造的新盖亚?”他在空地上绕圈。“凡人信仰会对真正的诸神有什么影响?秩序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惊人之语。“想必我需要为此付出代价。”尤利尔说,“难道是赎罪券的税金提高,阁下?”
“你简直像个凡人!噢,自然,你进入神秘领域的时日尚短。没办法。”巫师摇摇头,“白之使也没有给学徒挑选职业的经验,对此我不怀疑。”
他最好怀疑。尤利尔不快地想。“你非常好奇我的神秘职业?”
“当然不。”这竟然是真话。“当然是真话,我好奇的是给你职业力量的神秘物品。”“纹身”挑起平直的灰眉毛,“你作出判断有何凭据?也是那东西的魔法?”
尤利尔觉得自己仿佛在接受审讯,他终于体会到被誓约之卷辨识供词的人的感受了。他妈的问问题总比打一架强,尤利尔当然不可能战胜空境。诸神在上,我还有其他选择吗?“确实如此。我称它为誓约之卷……我对它发誓,然后得到了一个神职。我之前骗了你,阁下,因为我也向克洛伊塔做过保证。”
熱門小說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四十二章 新時代(五)閲讀
“现在你改主意了。太棒了。我真担心你和你的导师是同一种人。”
“我也不知道他是哪种人。我对神秘领域仍所知不多,包括身边的人和物。誓约之卷有什么价值,阁下?”
吉祖克乐于分享知识:“在千年前,黎明之战的开端,誓约之卷有着无比重大的意义。每个神秘生物都知晓它的存在,它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我可没听说』索伦表示,『他在骗你,尤利尔』
就算他骗了我,这也不是他的错。尤利尔心想,因为这话出自吉祖克的真心。他是在和我说他以为的真相。“什么意义?”
“龙祸时期,人们称其为圣米伦德之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