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討論-第六七七章 逼宮分享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宋香无奈地看了一眼张余说道:“行吧,我现在就去按照你说的。”
“好。”张余点了点头说道:“你办事我放心。”
白了一眼张余,宋香向外走了出去。
朝鲜王宫。
张福翻看着手中的证据,脸色阴晴不定。半晌之后,他把手中的证据放下,抬起头看着朝鲜国王说道:“大王,这些事真不是我做的,我毫不知情。”
朝鲜国王没有说话。
郑旭红向前走了一步。
这个时候大王已经不适合再说什么了,无论说什么都是不合适的,所以自己这个做手下的就要开口了,这个时候自己不能躲。如果自己要躲的话,接下来大王就该问自己了。
郑旭红问道:“张大人你说这些事情都和你没有关系,你从来没做过,你也毫不知情。可是你看看这上面的东西,牵扯到了你们家多少人?”
“你的小舅子、你的儿子,上面有人有地点,只要去查肯定能够查得到。既然张大人如此有信心,不如这件事情就让我去查吧。查一个水落石出,看看究竟情况是怎么样的。如果真的有人冤枉了张大人,那么我们自然要替张大人平反,一定要追查出幕后的真凶,让他们付出代价。”
听了郑旭红的话,张福目光阴沉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
虽然郑旭红话说的很漂亮,但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他只说了是有人陷害自己,没有说如果真的有证据怎么办。那么他的意思就已经非常非常明显了,如果是有人陷害自己,那他会按照他说的这么办;反过来也一样,如果证据查到了自己,那么他会秉公办理。毕竟前面这一套也都是秉公办理该有的流程。
张福从来都不觉得郑旭红是在帮自己,而是在坑自己。
张福转头看了一眼朝鲜国王,见朝鲜国王不动声色,就明白了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护着自己了。
想一想也就明白了,金正民现在就在外面,这些证据还是从金正民的手上拿来的,想要隐瞒根本不可能的。如果不去查,想把这件事情无声无息的摁下去,那就只能去和金正民谈条件。
现在金正民占优势,如果自己这边去和金正民谈条件,可想而知他会多么的狮子大开口。为了保住一个自己而答应金正民的条件,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不管对于大王来说,还是对于自己的党派来说,都是一个亏本买卖。
不过张福的心里面还是不服气,或者说是更多的不甘心。
他向前走了一步说道:“郑大人,不知道金正民金大人怎么说?”
听了这话之后,无论是朝鲜国王还是郑旭红,脸色都是一变。
张福这句话看起来很普通,但实际上却没有那么普通。毕竟现在金正民就在外面,张福想要的就是和他达成和解。这就是在告诉朝鲜国王和郑旭红:不要想着出卖我,去好好的和金正民谈一谈。
这里面也有威胁的意思:如果你们不帮我的话,那也就别怪我了。
虽然做臣子的不应该这么干,有失为臣之心,可张福也不是那种读书读傻了的人。甚至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开始,对方不可能就这么收手。
听了这话之后,朝鲜王沉吟了片刻说道:“就让金大人进来吧。咱们也听一听金大人的想法,看看他怎么说。”
“是,大王。”郑旭红答应了一声,转身去吩咐人了。
时间不长,金正民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朝鲜国王之后,金正民躬身行礼道:“参见大王。臣多日不见大王,今日见大王,气色如此!是我朝鲜的幸事!”
“爱卿身体也硬朗如昔,好啊!”朝鲜国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一副“真心实意、我很高兴”的模样,心里面则恨死了这个老家伙。
你怎么不去死?
君臣二人,面和心不和。
金正民又转头看了一眼张福,面容就严肃了起来,皱着眉头说道:“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你居然还敢站在这里?当真是胆大妄为!”
“金大人,”张福冷着脸说道:“你此话是何意啊?”
冷哼了一声,金正民没搭理他,而是转头看向朝鲜国王说道:“大王,张大人有没有把臣交给他的证据交给你?”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个问问题的方式就很有技术。
如果郑旭红没交,那就是郑旭红的问题。朝鲜国王要说没有,那郑旭红这个人就该被收拾;如果说有,那你难道对张福的事情视而不见吗?
朝鲜王只能硬着头皮说:“已经给本王,本王也看过了。”
“那张福为什么还站在这?”金正民一指张福,怒声说道:“此人不但欺压良善,还逼良为奴,甚至勾结朴仁勇,害死了我的学生!这种人实在是不忠不义之徒!有什么脸面还留在朝堂之上?请大王扒掉他的官衣、去掉他的官帽,把他押入大牢,等到事情查清楚之后,让他明正典刑!”
听了这话之后,朝鲜国王脸一黑。
虽然心里面早就已经有了预料,可是没想到金正明居然如此的不讲情,在这里就这么和自己说话。
虽然金正民态度不是很好,但是朝鲜国王也没办法。毕竟现在证据俱在,不能够护张福。
朝鲜国王说道:“金大人,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能光凭这些东西就定了朝廷大臣的罪。如果冤枉人家了怎么办?遇事要慎重,好好的查,要把事情查清楚再说。”
“大王说得有道理。”金正民听了这话之后,点了点头,脸上也平和了下来,似乎刚刚说那些话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周围的几个人松了一口气,看来有的谈。
金正民冷笑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说道:“既然大王要查,那臣请和郑大人一起查。这件事情不但牵扯到了臣的学生,还事关朝鲜百姓!臣虽然年迈,但为了朝鲜,臣义不容辞!请大王允许!”
说完,金正民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的样子。
看得朝鲜国王牙根直痒痒,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老家伙这就是在逼宫!
如果自己不同意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自己有意偏袒张福的谣言肯定会传得到处都是,满城风雨。
“好。”朝鲜王点了点头说道:“那这件事情就交给爱卿去办。”
“是,大王。”金正民答应了一声,转头看着张福说道:“大王,臣觉得在调查期间,张大人还是闭门的比较好,而且这样做能够自证清白。’
证明你奶奶个孙子!
张福在心里面暗骂。
金正民这一手,他也不陌生,要查哪个官员的时候通常都会这么干,把你限制在家,切断你的联系,让你不能够找人,不能够搞事。
当然了,这只是表面上的,其实更重要的是告诉外面的所有人:你已经被查了,而且很快就会倒台,现在到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时候了。如果谁和自己有过节,就可以来弹劾自己,来提供各种各样的证据。本来没什么事,也能够给你翻出点东西。
同时让那些想要伸手帮忙的人不敢伸手。因为一旦被圈起来,是和在外行走的官的罪名是不一样的。只要把自己所犯的罪传出去,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惹一身骚。
阴狠无比的做法!
同时自己还不能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心里有鬼吗?
朝鲜王转头看着张福问道:“张爱卿,你觉得呢?”
一群老狐狸!
张福心里冷哼了一声。
朝鲜王这是不愿意担责任,让自己主动去说愿意在家里面闭门自守,到时候他也不用担待一个苛责臣下的名声。
事已至此,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张福点头答应道:“臣愿意在家闭门自首,毕竟臣问心无愧,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也就不害怕。”
“如此就好。”朝鲜王点了点头,满脸赞赏的说道:“那就这么办吧。”
金正民看了一眼张福,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在金正民看来,张福这个人是必须要扳倒的。张福现在掌管着刑曹,把他扳倒了之后,自己这边的人就能够趁势登上去。
而且这只是一个开始,只要把足够多的人牵连过来,就能够把所有人都弄倒。这次是自己这边的人全面反攻夺权的大好机会,只要能够拿下来,那么权力就又回到自己这些人手里面来了。
金正民看着身边的郑旭红,脸上带着笑容说道:“郑大人,不知道咱们要去哪里啊?”
“不知金大人想去哪里?’郑旭红笑着说道。
“还是先去刑曹吧。”金正民想了想之后说道:“在那些证据里面,牵扯到了很多人,其中就有刑曹的大小官员,还有就是张福的小舅子和他的儿子,拿回来一起问问吧。”
郑旭红一皱眉头。
这个金正民还真的狠,这是要把事情闹大!一旦人多了起来,那么胡乱攀咬的人也就出来了,到时候牵扯的可就不止张福一个人。
‘我觉得还是先从外围查起吧?”郑旭红想了想之后说道:“毕竟现在我们手上除了这些东西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实质性证据。先查一查他们的账册,查一查他们存货的地点,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如果这些东西都能够证实的话,再去刑曹也不迟。反正人都在那里,想跑也跑不了,而且这些东西也足够作为证据了。不知金大人你怎么看?”
在郑旭红看来,金正民应该会反对。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金正民想了想就那么点了点头说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吧,我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虽然笑着点头答应,但是眼神之中却带着不屑和讥讽。
这就让郑旭红心中狐疑了。
按道理说金正民应该反对才是,自己之所以没有先说就是怕他顺势答应。现在自己和他提出了不一样的想法,就是希望他能够反对,然后自己就会趁势跟他吵起来。两个查案子的官员之间出现了矛盾,这件事情就会闹腾起来。
一旦这件事情闹腾起来,就会彼此攻击,案子本身就不会是问题了。甚至借由两人之间的矛盾,可以在案子上做很多手脚。
可是谁也没想到,金正民居然愿意这么做、愿意答应自己。那这就让郑旭红不得不担心,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安排了什么后手?
现在处处被动,搞得郑旭红都有一些神经兮兮了。
“怎么了,郑大人?”金正民看着郑旭红,一脸关切的问道:“如果郑大人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话,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不过郑大人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毕竟你的岁数比我还要小不少,如此年纪轻轻的身体不好可不行。”
这个老家伙居然诅咒我!
郑旭红一皱眉头,不过也知道这个老家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逼自己,不过倒是了这个份上,自己也没得选。
郑旭红说道:“没有什么,我的身体还很好,就按照金大人说的办吧。”
大明使馆。
宋香把饭菜放在桌子上,一样一样的从餐盘里面端出来,对着旁边正在看书的张余说道:“吃饭了!吃完饭再看!”
“到吃饭时间了?”张余抬起头,四下看了看。
现在外面已经有些发黑了,太阳似乎都已经落山了。
张余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说道:“没想到这时间过得这么快。”
“是啊。”宋香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点快。”
坐到饭桌的旁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张余笑着说道:“你亲自做的,一看就知道了。”
说完,张余伸手拉着宋香的手轻声说道:“让他们去弄吧,别太劳累自己了。我对饭菜不怎么挑,以前在皇家学院的时候,吃的还不如现在。”
宋香坐了下来,笑着说道:“你整天为国家大事操劳忙碌,我能为你做的也就是这些了。趁热吃吧,一会凉了。”
张余白了一眼宋香。
这是在这里装贤妻良母。
什么叫能为自己做的就这些?
看那个气质,不行,今天晚上得多吃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