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太平客棧笔趣-第一百零九章 鎖妖塔熱推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张白昼怒斥李玄都同流合污、和光同尘,不是没有道理的。李玄都的确算不上异类,在外人看来,李玄都出身清微宗,机缘巧合下出任太平宗的宗主,又娶了忘情宗的宗主,左右结盟,步步登高,没有恨苍天不公,也没有苦大仇深,除了所图甚大,完全符合一个宗门子弟该有的人生轨迹。其实有野心也不是坏事,甚至底下的人更喜欢一个有野心的领袖,真要是无欲无求,何苦涉足腥风血雨的江湖?
至于李玄都被李道虚逐出师门,也不奇怪,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当时的李玄都是受了老天师的指使,又有李元婴的推波助澜,归根究底,还是宗门内部的权势之争,起起落落,没什么稀奇的。
在这种情况下,李玄都的阻力降到了最小,甚至有望触摸到道门的最高权柄。这是李玄都聪明的地方,虽然做什么事情都少不了反对之人,但反对之人越少越好,就算要举世为敌,也要分而破之,一步一步去做,完没有一口吃成个胖子道理。这是手段,做事不讲方式方法的人注定无法成事。
万寿真人作为一个宗门出身之人,同时也是一宗之主,对这种藐视宗门之人怀有偏见敌意并不奇怪,没有敌意才是最大的奇怪。他没有提及此人的名姓,只是以“此人”或者“异类”称呼,说道:“此人原本出身法相宗,大概是因为性情的缘故,备受同门欺凌,由此生出怨恨,在修为有成之后发下大愿心,要消灭天下宗门。平心而论,贫道作为江湖中屈指可数的年长之人,并非不知道宗门的种种弊端,他要说宗门豪强作恶不法,他要更弦易辙,或是为了天下苍生,要向宗门讨要一个公道,那也就罢了,且不论立场,贫道还敬佩他是个人物。可他纯粹就是为了一己私怨,其实报仇也无错,可报仇的时候牵连无辜就有错了。”
说到“宗门种种弊端”的时候,万寿真人有意无意地望了李玄都一眼,似乎若有所指,不过李玄都仿若未觉,只是静待下文。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笔趣-第一百零九章 鎖妖塔
万寿真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鬼仙夺舍之法,乃是鬼仙在生死关头的救命之法,只是此法凶险,稍有不慎,便会为他人做嫁衣。说来也是巧了,一名鬼仙在垂死之际直接附身到了此人的身上,只是那鬼仙的对手实在厉害,在鬼仙的神魂之中种下了禁制,在鬼仙行夺舍之举的时候,一举爆发开来,鬼仙还未夺舍就彻底死去,反而是便宜了这个异类,他得了鬼仙的遗留,修为大进,又偷学了宗门的秘法,自觉修为大成,开始报仇,一夜之间,将他的三个仇家全部击杀,有一个仇家刚好外出,躲过一劫,他又杀入仇家的家中,将仇家满门杀绝,算是行了株连之事。且不说他的仇家罪不至死,就算该死,那些家人何辜?法相宗大为恼怒,下令缉拿此人,他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打出了反对宗门的旗号。兴许是谎话说多了自己也信了,于是就有了后来发下大愿心要消灭天下宗门的事情。”
李玄都只是道:“古皂阁宗的愿望是天下只有一个宗门,以古皂阁宗的实力尚且没有做到,更何况是一人。”
“正是此理。”万寿真人道:“不过此人还是有些实力,也着实在江湖上掀起了好些风波,再加上他的言行,引来了其他宗门的联手围攻,眼看着他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他也明白没有人肯帮他了,于是他便把心思打到了不是人的身上。”
李玄都道:“妖。”
万寿真人道:“是,他不知通过什么手段,进入了青丘山洞天之中。再次现身之时,他已经是长生境界,自号青丘山主人,身边还跟着一名女子,两人联手突袭法相宗,杀死了法相宗的宗主。法相宗的幸存弟子逃至云锦山,请求大天师为他们做主。此等行径,让正道领袖大天师极为震怒,召集道门各宗之主共同商议绞杀两人,便是邪道各宗,也派人参与其中。”
万寿真人道:“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纵然是长生境又如何?便是一劫地仙的地师,同样不能以一敌众。一场大战下来,宗门这边折损的天人境高手达八人之多,三位长生地仙一起出手,终于将那人击杀,而跟随他的那名女子其实是一只妖物,便被镇压入锁妖塔中。”
李玄都道:“是一只狐妖。”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起點-第一百零九章 鎖妖塔看書
万寿真人道:“狐妖多情,不是稀奇事。而且狐妖修行,与其他妖物不同,总要涉足人间,越是红尘万丈的地方,越是有助于她们感悟人心,化形为人。正所谓不涉凡尘门外,不见衮衮大千,历代厉害狐妖甚至可以成为皇帝妃子,托庇于帝王的身畔枕边,不被人看出破绽,已经与人无异。”
李玄都道:“狐妖又被称作狐仙,据说其境界修为高低,与其尾巴数量有关,九尾狐堪比陆吾等上古神兽,只是人间已经没有九尾天狐,这只狐仙的又有几尾?”
万寿真人道:“当年她被关押在‘锁妖塔’的时候,已经是六尾,因为锁妖塔洞天逐渐残破的缘故,虽然她无法逃出锁妖塔,但却可以汲取外界的天地灵气,可以继续修炼,此中环境比起森严的镇魔井洞天要好出许多。如果贫道所料不错,她如今应该有七尾了。”
李玄都算了一下,万寿真人的推断与地师的记载倒是不谋而合,可以肯定就是这只狐仙了。
李玄都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此妖已经跻身长生境,为何不早早离去?还留在锁妖塔中做什么?”
万寿真人道:“也许是尘缘未了,也许是心有执念,贫道不好肯定,总之并非是妙真宗强留她于锁妖塔中,而是不让她重返人间而已,她若想走,随时可以飞升离世。”
李玄都点了点头,“我要找的正是此妖。”
万寿真人道:“清平先生击败宋政,诛杀张静沉,一身修为独步天下,的确不必害怕什么。只是贫道还要多嘴一句,妖与人不同,狐妖天生精通幻术和媚术,‘狐媚’二字并非虚言,如今的牝女宗弟子比起这只狐妖可是差得远了。”
李玄都正色道:“多谢老真人提醒。”
万寿真人对身旁的季叔夜道:“叔夜,你陪两位贵客去锁妖塔,为师就不去了。”
季叔夜起身应道:“是。”然后又对李玄都和上官莞道:“两位请随我来。”
季叔夜走在前头,李玄都和上官莞跟在后头,离开了上清宫,往后山行去。虽说万寿真人口中说锁妖塔已经近乎废弃,维护洞天都倍感吃力,远不能与正一宗的镇魔井相比,但一路上还是守备森严,也唯有地师这等长生地仙才能悄无声息地潜入其中。
走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一座九层宝塔出现在三人的视线之中,这就是与镇魔井并列齐名的锁妖塔了。
待到近了,李玄都发现此地异常空旷,周围没有其他建筑,只有这一座孤零零的宝塔。高约二十丈,不同于大报恩寺中的琉璃塔那般华丽,此塔甚是古朴,砖石结构,除了飞檐上悬挂着铜铃之外,再无其他装饰,便是浮雕壁画也没有半点。让人很难想象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锁妖塔,不过李玄都并不吃惊,其实镇魔井也是如此,只要不打开禁制,乍一看去,就是一座荒废多年的枯井而已。
季叔夜道:“塔本是佛门特有的建筑,只是佛门西来之后,与儒道两家相容一处,及至后来,三家已经是难分彼此,尤其是佛道两家,乃至有‘佛本是道’的说法,所以道门中人和儒门中人也开始修建高塔,在西京城中,便有大名鼎鼎的大雁塔,其中尽是文人足迹,却是与佛祖没有太大干系了。我们道门也由此修建了这座锁妖塔,也是与佛祖无关,故而不曾有各种修饰。”
李玄都道:“理应如此。”
上官莞上前几步,站在李玄都身旁,仰头望去,恍惚之间,只觉得这座高塔巍峨入山岳,黑压压,乌沉沉,让人喘不过气,就连心神都受到了压迫。
便在这时,有风自起,山呼作响,锁妖塔飞檐上的铜铃随风而动,响声大作。
李玄都道:“看来此地主人已经知道客人到了。”
季叔夜苦笑道:“委实是锁妖塔洞天太过残破,处处漏洞,而此中被囚狐妖修为太高,已经可以向外散发出部分气息,所以锁妖塔周围不留弟子守卫,以免被其所乘。”
李玄都看了魂不守舍的上官莞一眼,道:“无妨。”
季叔夜取出一颗宝珠,交到李玄都的手中,说道:“此乃进出锁妖塔门户的枢机秘钥之一,原本共有三颗,被盗走一颗。此物唯有长生境才能使用,这也是我们维护锁妖塔洞天艰难的原因所在,今日交给紫府倒是刚好合适。”
李玄都接过宝珠,道:“多谢。”
季叔夜道:“紫府万要小心行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