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死不瞑目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
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这句话早已伴随着葬花公子的名号,传遍整个昆仑,谁都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若是旁人说起这话,萧景琰和紫衣尊者自然不会理会,甚至还会冷笑。
你也配葬花?
可夜倾天不一样,方才他一剑杀了十多名涅槃大圆满的高手,又在呼吸之间斩杀七名血神将。
还展现出星河剑意!
放眼整个昆仑,能有这般剑道天赋的人实在屈指可数。
当夜倾天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不是葬花公子,还能是谁!
唰!
林云也懒得装下去了,心念微动,龟神变凝结的圣印消散,他的容貌恢复常态。
那是一张器宇不凡的脸,清高冷傲,菱角分明,五官俊逸不凡,眸中锋芒毕露。
眉心一点紫色印记,让他本就完美无暇的俊脸,竟如妖一般好似人间过客。
“葬花公子!”
紫衣尊者大惊失色,她脸色变幻不定,而后转身离去再也不敢停留。
她要将这消息告诉天阴圣女,不然天阴圣女日后与他打交道,肯定会吃大亏。
林云只瞥了一眼,没有理会。
萧景琰同样想走,可林云目光死死盯着他,根本就没有丝毫逃窜的机会。
“葬花公子又如何,我一样杀你,我可是高贵的灵族!”
失去了止水剑的萧景琰,即便现出魔灵真身,实力也减弱了许多。
可他依旧很强,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强的信心。
轰!
萧景琰豁然起身,悬空而立,他眉心魔眼漆黑如渊,指甲都变得无比尖锐起来。
身上衣衫炸裂,露出布满魔纹的身躯,之前被斩断的手臂居然也恢复如初。
呼哧!
他仗着魔灵真身的恐怖恢复力,直接朝林云冲杀过去。
林云见他还想搏命,心中不由冷笑起来。
他若是一心要跑,林云还得费点功夫,指不定最后还得祭出至尊圣器。
可还想杀自己,那就是找死!
“好机会!”
萧景琰见林云没有躲闪的意思,心中不由窃喜起来,对方还不知道魔灵真身有多恐怖。
精品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 起點-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死不瞑目閲讀
只要离的近了,靠着同归于尽的打法,即便他有星河剑意,也绝对熬不过自己。
可忽然,他的脸上笑容直接凝固。
一道银色光芒在林云心口绽放,苍龙剑心瞬间蔓延出去,百丈之内都被银色剑辉填满。
萧景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当那银色剑心绽放的刹那,他看向林云的目光,竟然有了面对圣境强者的恐怖威压。
他的动作陡然变慢,他离林云不过十米,一步就能迈过去。
可就是这一步,他的动作无比缓慢。
不等他想办法打破这苍龙剑心,林云身体分出十二道残影,每道残影各出一剑,每一剑都正中他的眉心。
正是萤火神剑,万剑归一!
噗呲!
萧景琰的眉骨凹陷下去,黑色魔血从中不断溢出,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胜负已定。
若是正常交手,即便林云眼下实力暴涨,还祭出星河剑意和苍龙剑心这等杀招。
拥有止水剑的萧景琰,至少能和林云交手数十招甚至上百招,想走随时都可以走。
可他眼下要害中招,有九条命都不够活了!
“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
萧景琰惊慌失措,喃喃自语,他面色哗然巨变,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
呼哧!
忽然,他察觉到某种危险,凭着本能闪避了过去。
他落定之后,摸了摸脖子,后背冷汗直流。
若是稍微慢点,他的脑袋就没了。
可还没完!
林云以星河剑意杀来,苍龙剑心碾压,攻势连绵不绝的展开。
他只觉得漫天都是剑光,完全没有反手之力,只能被迫闪躲,且一剑比一剑凶险。
噗呲!
三剑之后,萧景琰的脖子中剑,整个脑袋都飞了出去。
无头之躯轰然倒下,可萧景琰的脑袋挂在树上,居然还没死。
他孤零零的脑袋,开口道:“不愧是葬花公子,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过终究只是爬虫罢了,你想要真正杀死我,是绝无可能的事。”
咔擦咔擦!
他说完之后,头颅出现丝丝裂缝,而眉心竖眼的光芒则愈发明亮。
他的脑袋像是封印他的容器,而眉心中的竖眼,才是他真正的本体。
“你话可真多。”
林云双眼微眯,下一刻,手中葬花直接飞了出去。
呼哧!
葬花如惊鸿刺穿眉心,将其死死钉在树干上,那头颅七窍都在流血,可萧景琰还是在狂笑不止。
“哈哈哈,我灵族的伟大,岂是你们这些昆仑爬虫可以理解的,你即便刺穿了我的灵源,十年一百年我依旧可以活过来,到时候你又如何?”
萧景琰很疯狂,他得头颅变得无比狰狞,可依旧蕴含着顽强的生命力。
“还在嘴硬,我既然暴露了真身,自然有灭你的底气,我现在至少有三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不过你这种渣滓,还是死了好一点。”
林云催动神霄剑诀,幽冥之气在体内窜动,而后十指不断变化。
轰隆隆!
伴随着手印的变化,这天地间自纪元诞生就存在的幽冥之气,都随之降临。
一道道黑色幽光,似乎跨越时空而来,凝聚成一根根古老的锁链,锁链之上烙印着数不清的先天纹路。
“幽魂锁!”
萧景琰顿时瞳孔大争,惊恐无比的道:“不,你不能这么做,林云,你不能这么做……啊啊啊啊!”
锵锵锵!
一道道锁链遁入其眉心,萧景琰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疯狂道:“为什么,青龙早就舍弃昆仑,你们这帮爬虫,还要负隅顽抗,为什么!”
他心中彻底绝望,幽魂锁是魔灵族在黑暗年间最害怕的手段之一,那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封禁。
即便是强如银眼魔灵,一旦被封禁,连魂魄都难以消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呼呼!
林云额头上有汗水溢出,这幽魂锁的施展还真是麻烦,消耗也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封禁种下,就可以放心收拾他了。
林云又取出雷音伏魔珠,涅槃之气涌入其中,轻轻拨弄起来。
嗡嗡!
珠子每转动一颗,萧景琰就会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被葬花贯穿的眉心就黑烟不断溢出。
不过十次呼吸,头颅就彻底没了生机。
林云依旧没打算放过它,掌心玄雷宝链催动,九道锁链同时咬中头颅。
他的左手则悄然结印,锁链之上诞生九种颜色不一的圣火,正是九色玄雷圣火。
轰!
圣火将要蔓延过去时,干瘪的头颅猛的睁开眼睛。
萧景琰撕心裂肺的道:“林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我灵族会君临昆仑,这一天绝不会远!!”
“你的朋友,你的爱人,都会成为我们的奴隶。你们这种牲口般的畜牲,青龙都离你们而去了,为什么不臣服!!”
轰!
当九色玄雷圣火灌进去的刹那,一声惊天脆响,头颅灰灰湮灭,连带着那颗魔眼荡然无存。
唰!
林云收回宝链,伸手将葬花握住。
“这魔灵一族真难杀。”林云轻声叹道。
仅仅只是重创或者封禁对方,难度还不算太大,可要真正泯灭,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要不然,怎么会祸害昆仑十万年呢。”小冰凤接话道。
林云沉吟道:“我曾一座远古白龙神殿,也就是拿到日月宝伞的地方,看见他们如猪狗一般被挂在炼妖树上。”
小冰凤轻声道:“那应该是青龙还未离去之时。”
青龙,是那位神祖大人吗?
是所有人都在等他,可上古神战,却并未现身的那位青龙神祖。
林云思绪飘渺,他忽然想到一个人,被他钉死在通天之路的宇昊天。
他的体内藏着魔灵之魂,如果魔灵真的这么难杀,那宇昊天……
算起来宇昊天是他降临昆仑之前,遇到的最强对手,天纵绝伦,心狠手辣。
降临昆仑之后,同辈之中,还没遇到过和他一样难缠的对手。
“你在想什么?”小冰凤问道。
“没什么。”
林云摇了摇头。
就算他真的没死,敢出现在自己面前,林云也不介意再杀他一次。
不过他应该是死了的,林云之后还见过一次,对方生机尽灭,他的眉心也没有魔眼。
“该去解决另外一人了。”
林云身形闪烁,瞬间消失在原地。
半个时辰后。
他追到了逃窜的紫衣尊者,他在对方体内留下一缕剑意,任凭她怎么逃,林云都能轻易寻到。
偌大的万坟谷,对方就像是黑暗中的火焰般显眼。
紫衣尊者面前林云,眼神绝望但并不感到意外。
之前对方任由她离去,她就猜到了一些什么,果不其然真的追上了。
“林云,你绕我一命,我愿意发誓不将你的身份泄露出去。”紫衣尊者求饶道。
林云淡淡的道:“你觉得我会信你?”
“我愿意奉你为主,做你奴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紫衣尊者跪地求饶,故意展露出自己的傲人的身姿。
她身上就披了件外套,而后媚笑道:“奴家愿意随时侍奉你。”
林云冷眼相对,神色毫无波澜。
紫衣尊者心中顿时急了,道:“你放了我吧,圣女殿下说过,你如果愿意放了我,她愿意告诉你日月神纹的秘密,这个秘密和白疏影的生死有关。”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脸色微变。
有戏。
紫衣尊者面露喜色,这是天阴圣女临走前交代的,只让她在最绝境的时候说出来,这句话可以保她一命。
“葬花公子,果然重情义,小女子多谢不杀之恩。”
紫衣尊者面露笑意,缓缓起身,而后一点点朝后退去。
可她笑容才刚刚绽放就瞬间凝固,她愕然发现林云不知何时已收剑归鞘。
他出剑了?
紫衣尊者摸了摸自己脖子,有血,噗呲,她的头颅直接飞了出去。
圣女不是说过了的嘛,不是可以保我一命嘛,为什么。
头颅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我这辈子,最恨别人用女人威胁我。”林云神色淡漠,冷冷的说了句。
这紫衣尊者早就犯了林云忌讳,还以为能够不死,未免太天真了些。
【明天,不对,应该是今天了。初一初二都有点忙,今天初三,睡醒之后我尝试下三更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